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新闻
  漏网“毒师”亡命大西北,变身养殖场工人,却因鸡不下蛋暴露身份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2-05-28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21
   2019年5月,住在兰州郊区的张老汉很郁闷,他每次高高兴兴地蹬着自己的小三轮去养鸡场买鸡蛋,但对方都告诉他这几天鸡没下蛋。
 
  这让张老汉觉得很奇怪,这家养鸡场也建起来快半年了,外面的墙上还写着售卖土鸡蛋的广告。
 
  他和老伴王婆婆心想,他们在这里批发点土鸡蛋拿到城里去卖,不比他们捡破烂要赚钱得多?还更加稳定。
 
  只可惜张老汉已经连续跑去养鸡场一个月了,每次对方给他的答复都是一样的:“这几天没鸡蛋。”
 
  可是这家养鸡场规模不小,而且每次都能听到很多的鸡叫声,还有一股鸡屎的臭味。
 
  这样的养鸡场,怎么会一颗蛋都没有呢?
 
  张老汉心想,对方一定是狗眼看人低,看自己穿得寒酸,就瞧不起人,故意不把鸡蛋卖给他。
 
  其实,和张老汉一样买不到鸡蛋的人,在村子里比比皆是。
 
  有一次李老头在晚上爬到养鸡场的外墙上,想看看这养鸡场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。
 
  结果,还没等他靠近养鸡场,就被人从后面抵住,让他不要再靠近了。
 
  对方是个陌生的面孔,不是村子里的人,李老头被吓呆了,然后被那人带离了养鸡场。
 
  这个养鸡场里,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,让对方那么警惕?
 
  那个人穿着黑衣黑裤,不苟言笑,看起来非常严肃。
 
  等到了路边上,他把李老头带到了车附近,李老头定睛一看,竟然是辆警车。
 
  坏了,警察不会以为他是来偷鸡的吧?李老头乱了阵脚,这下完蛋了。
 
  自己还没进养鸡场呢,就被抓住了。
 
  结果,对方只是开车把他送回了家,也没为难他,这才让李老头松了口气。
 
  与此同时,盯上这家养鸡场的,除了李老头等农户,还有兰州市公安局。
 
  他们从内蒙古的公安局处,得到了来自同事的提醒——一辆装载着药草的大货车来到了兰州。
 
  购买药草的是个男人,姓季。
 
  按理来说,买药草进行加工也不是什么大事,但令民警非常在意的是,这个男人买的药草不是一般的药草,而是一种叫麻黄草的植物。
 
  敏感一点的人都知道,这个药草是受到严格管控的。
 
  在内蒙古,虽然有经过政府批准的麻黄草种植基地,但想要购买它,是需要经过严格的手续的,并且购买数量也受到严格限制。
 
  显然,季某购买的这批麻黄草,并没有通过合法的途径,而是通过非法手段运到兰州的。
 
  千里迢迢运送这批麻黄草,究竟有何打算?警方很难不往最坏的那方面想。
 
  毕竟,麻黄草可是提炼麻黄碱的主要植物。
 
  至于人们对麻黄碱的警惕程度,自然是不言而喻的,要知道,它可是冰毒的原材料之一。
 
  所以,兰州警方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对这辆大货车进行了调查。
 
  警方发现,这辆大货车的重点,就在兰州郊区的一个村子。
 
  是的,这个村子就是张老汉和李老头居住的村子。
 
  警方乔装打扮,来村子里进行了调查,问大家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陌生人,村子里有没有出现什么怪事。
 
  大家都说,村子里的养鸡场有古怪。
 
  本来,开一家养鸡场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,怪就怪在它养了那么多鸡,每天都能听见鸡叫声,但整个农场却一个蛋都没有。
 
  难道鸡不下蛋吗?还是说,鸡蛋都被他们自己处理掉了?
 
  这就是所有村民感觉最奇怪的一点。
 
  有的村民说,曾经在养鸡场刚刚建设的时候,见到过有工人扛着饲料,提着种子和肥料往里面走。
 
  但是他们进去之后,就再也没出来过了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里面做些什么。
 
  警方提高了警惕,这家养鸡场的人究竟在做什么,行事如此神秘?
 
  因此,警方决定联系养鸡场的原厂主,这里原本是个食品加工厂,警方想向原厂主了解购买信息。
 
  原厂主说,这家厂子他出手卖的时候,是一个姓蔡的广东老板和姓刘的四川老板来接盘的,并且当时他们急着要,也没压价格,直接就买下了。
 
  有的村民也回忆起来了,当时养鸡场刚装修的时候,他们确实听见工人讲四川话和广东话。
 
  装修的时候动静很大,不过后来他们深居简出,也没闹出什么事来,就没人管他们了。
 
  并且,他们做的也就是养鸡的生意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 
  警方调查了厂主之一的刘占,他来自四川,无犯罪前科。
 
  在四川的时候,他做的也是养殖业,从他的背景来看,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 
  可是,那辆装载着麻黄草并且停在村子里的大货车,以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秘农场,怎么都让人觉得非常可疑。
 
  不过,没有足够的证据,总不能直接去抓人吧?警方继续在村子里埋伏,搜集关于农场的证据。
 
  所以,在他们看到李老头准备翻墙的时候,怕他打草惊蛇,侦查员这才冒险把他制止了下来。
 
  侦查员把李老头送回了家,并且叮嘱他不要再做类似的事情。
 
  这些事情,还是交给他们警察来办才最为妥当。
 
  这辆大货车,还有100公里就要抵达这个养鸡场了,警方正在后面悄悄地跟踪它。
 
  运载着麻黄草的车,不朝着正规药厂行进,而是朝着一家养鸡场走,怎么也说不过去吧?
 
  货车来到了养鸡场外的小道上想要掉头,但因为道路太窄而迟迟不能成功。
 
  按捺不住的便衣警察打算上去试探一下对方,便走过去装作生气的口吻说:“师傅,你把车停在中间,我们过不去啊。”
 
  “不好意思啊,这条路不太好倒车,要不你换另外一条路行吗?”对方不好意思地说,用的是四川话。
 
  “对了,你们来这里做啥呀?”司机朝着便衣警察发问。
 
  “我们听说最近这儿开了家养鸡场,想批发点鸡蛋呢!”
 
  “那你们算是白跑一趟了,最近这里鸡蛋都没了。”
 
  便衣警察离开了,但实际上是跑到附近的菜地里蹲伏了起来,打算一探究竟。
 
  这时,养鸡场的大门终于打开,十多个工人出来从大货车里卸货,再把东西搬运进去。
 
  便衣警察就在旁边看着,同时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。
 
  他们搬运下来的麻黄草,少说也有十来吨。
 
  这家养鸡场要麻黄草,肯定不是做什么正当的事情。
 
  十有八九,这里是个制毒的窝点。
 
  不过,警方仍然有感到疑惑的地方。
 
  这些从养鸡场里出来卸货的工人,看起来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。
 
  并且作为老板之一的刘占,也是个没有前科,一直从事养殖业的人。
 
  想要从麻黄草里提取出麻黄碱,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事情,一定要懂化学化工的人才能做到。
 
  或者是,有制毒前科的人,他们也能获取炼制麻黄碱的工艺。
 
  刘占显然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的,那会不会是另外一个老板——来自广东的蔡某呢?
 
  要是在养鸡场里悄悄制毒,那么那个懂得如何提炼麻黄碱的人,一定就藏在养鸡场里面。
 
  警方避开了养鸡场的监控摄像头,将一个超远距离的摄像头架设到了一个通信塔上,这样他们就可以超远距离监控农场内部的一举一动了。
 
  养鸡场外面,是一片树林,穿过树林就到了一排低矮的平房,这里就是工人们居住和生活的地方。
 
  他们平时在这里吃饭,在这里休息,然后再返回养鸡场里工作。
 
  而平房的后面,则是养鸡场养鸡的地方。
 
  事实上,除了养鸡以外,这里还养了几头猪,甚至中间还有一块篮球场。
 
  篮球场上,一捆一捆地堆放着的,正是那些从货车上卸下来的麻黄草。
 
  工人们手持工具,对麻黄草进行收割,然后将割好的麻黄草运送到篮球场后面的大棚里。
 
  每天,工人都会在篮球场和大棚里工作,从早上10点干到晚上2点左右,非常辛苦。
 
  这些在养鸡场工作的人,平时很少会出去,只有每隔几天的时候,才会有两个人开着面包车出去买些生活用品。
 
  民警将这些出入人员以及车辆,还有他们购买过的东西,都全程记录了下来。
 
  他们发现,养鸡场的员工从二手市场上拉回去了一个搅拌机。
 
  从他们排放出的废水来看,他们生产的东西就是麻黄碱。
 
  这个东西既能用来制药,也能用来制度。
 
  麻黄草本身没有错,它本来是一味药材,但因为有心之人的利用,它也可以成为荼毒人生的毒品。
 
  如果是拿来制药的话,会有正规药厂通过合法渠道购买麻黄草,并且有相应的备案记录。
 
  所以,这个养鸡场里的可能也只剩下了一种:
 
  他们在制毒!
 
  正当警方准备出动的时候,一辆来自广东的轿车停在了养鸡场门外,从上面下来了两个男人,一边抽烟一边说话。
 
 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工厂的第二个老板——蔡振豪。
 
  当初警方只知道第二个老板姓蔡,却没想到他是蔡振豪。
 
  这个蔡振豪,来自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。
 
  博社村,曾经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人人涉毒、人人贩毒的犯罪窝点。
 
  2013年的时候,广东警方派出了300多名缉毒警,才将这里的贩毒人员全部抓获,捣毁了所有制毒窝点。
 
  蔡振豪,就是当年的犯罪嫌疑人之一。
 
  不过,由于证据不足,所以即使抓了200多个人,蔡振豪是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的。
 
  他对于制毒工艺,一定是有所了解的。
 
  这下子,困惑在民警心里的疑问终于解决了,之前他们不觉得这个厂子里有人能掌握提炼麻黄碱的技术。
 
  但蔡振豪一出现,警方就知道,他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,那个掌握制毒工艺流程的人。
 
  再加上养鸡场的种种表现,已经进购的各种设备,警方现在已经百分百确定,这里就是一个制毒窝点。
 
  随着蔡振豪的车开入养鸡场,另外一辆车也姗姗来迟,车里装的是制毒用的工具。
 
  真相已经非常明朗了,但警方仍然希望能找到更加关键的证据。
 
  比如,已经制造出来的毒品。
 
  可是,怎么才能混进去,看看养鸡场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呢?
 
  警方最终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,他们乔装成检疫人员,来养鸡场外面敲门,说要进来检查养殖的防疫情况。
 
  听说有人要来检查,里面的人立马提高了警惕。
 
  在放警方进来之前,他们已经临时在养殖区和篮球场之间加装了三道铁门。
 
  警方只能去到养殖区,却没有办法进入篮球场以及后面的大棚。
 
  乔装打扮好的民警假装不明所以,笑着问铁门背后是什么地方。
 
  对方只说,这门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了,里面是个篮球场。
 
  显然,对方在说谎,但此时警方也不可以硬闯。
 
  警方悻悻而归,开始想其他方法。
 
  当时李老头翻墙的那个地方,处于养鸡场的监控盲区,那他们能不能从这个地方翻进去呢?
 
  很可惜,警方在夜深的时候来到这里,还没有翻进去,就惊动了里面的鸡。
 
  它们开始扑扇着翅膀,并且发出鸣叫。
 
  警方只能作罢,另找机会。
 
  很快,机会就来了,养鸡场里的粉碎机出了问题,需要找人来维修。
 
  警方乔装成维修人员,来到养鸡场内部,这才揭开了里面的内幕。
 
  原来,刘占负责带人粉碎麻黄草,蔡振豪负责带人提取麻黄碱,还有一批专门的工人负责养鸡场的正常运营,给他们打掩护。
 
  一个23人的制毒团队终于浮出水面。
 
  2019年6月25日,兰州警方一共派出了600多名警力,将20多名犯罪嫌疑人一网打尽,并且缴获了24千克麻黄碱和大量制毒工具。
 
  最终,在2020年12月,蔡振豪等23名嫌疑人因非法生产、买卖制毒物品罪,被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法院判处了3至10年的有期徒刑,并处以相应的罚款。
 
  这桩案子终于告一段落,这个制毒窝点也被捣毁。
 
  珍爱生命,远离毒品,千万不能因为一时的贪念,毁掉自己的一生。